记忆的石头城
更新时间:2016.12.18 浏览次数:
  湖北日报讯 谢伦
    在苍茫连绵的荆山腹地,有一座废圮千年的古山寨——春秋寨,它坐落在南漳县东巩镇陆坪村西边的一架叫鲸鱼山的山崖上,从山下仰望,层层的城墙叠垛,高耸嵯峨,当地的村民称其为白石头城,说那些高悬空中的石头房子,偶尔在阳光下能发出神秘的蒙蒙白光。
    当你带着疑惑爬上山去,会发现村民们所言不虚。山上没有惯常的树木草丛,整座山头几乎全是青白的石城墙、石头屋的废墟,这些废墟沿着山坡,由近及远,蜿蜒着爬向山的顶端,其规模之大,就好像是哪个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处家族城堡,或军事要塞。尤其让你目瞪口呆的是,它们都像被强台风席卷过,地震过,那些房屋的顶子早没了踪影,一堵堵光秃秃的石墙刀剑般刺进天空,是天空下的残垣断壁,乱石堆积。没有人迹的破败、荒凉,恍如月球上的一个村落。举目远望,即使你能抛开内心对过往岁月的感慨,以一个初到这里的人的目光,也会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远古的哪个年代,也成了一个古人。远处是寂静的山,山下是流淌的河,陆坪人叫它茅坪河。你下意识摸摸脸,搓搓耳朵,是木木的疼痛,才忽然感觉到有些冷。——时节已到冬月,天气确实是很冷了。
    但是,站在这里你不可能没有想象,你在想,当年这该是一项耗费多么巨大的工程啊!做出这项决定的人,又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智慧!——他们围绕着中心区域的“城”(山的最高处),依山就势,筑起了连绵起伏的石头围墙、巡道、众多的石房,以及哨卡式的拱形寨门(分为南寨门北寨门)、台墩、垛口、威严的马面、高耸的碉楼、诡异的瞭望孔……据2008年全国第三次文物考察时的精确勘察,鲸鱼山上的春秋寨南北寨长1250米,东西宽20至40米,寨内石筑房屋150多间,总建筑面积达3万多平方米。文物专家们依凭现有的建筑规制,和通过发掘、搜寻到的部分文物分析:除开山崖边缘的防御建筑外,以山脊为界,中间为窄狭的人行走道,两旁应该就是居民(或士兵)们的生活房间。房间有卧室、厨房、仓库、兵器室,还有带私塾性质的学堂,相对宽敞的供寨主(也可能是军事领导人)召集会议的议事场所等等;特别在靠东北方向的悬崖边上,紧贴绝壁还发现修有一处庙宇。庙宇是人们祭祀朝拜之地,是实现人与神沟通的一个驿站,人们若遭遇灾难,叩求于上苍,以此获得平安,不管在多么艰难的困苦之地,只要有人间烟火,神的位置都是万万不可缺少的吧。因而考古学者们最终得出结论:春秋寨实际就是一个典型的、村庄式的要塞遗址,是古时(据考证为楚汉时期)土著居民为抵抗匪患,或躲避战争,利用陡峭的高山而建成的一座防御性城池。如此说来,这么一个宏大的工程,原来也不过是民间行为,并无国力参与。我们的先民真是太伟大了,太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了!想想在高山之巅一座石头城里生活的先人们你就会热血沸腾:成天是扛着刀枪的战士,忙着炊饮的妇女,军佑民,民拥军,猪狗牛羊人欢马叫,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生活图景啊?
    当地有一个传说,说是三国时期的关羽驻守襄阳时,曾在陆坪屯兵,上春秋寨里读过《春秋》,“春秋寨”的名称也就来源于此。这个说法倒是有些依据。地处东巩镇的陆坪,是当年襄阳南下当阳、宜昌的交通要道;换句话说,也是东吴北上从陆路攻击襄阳的必经之路。在属于陆坪地界的卧牛山上,至今还残存着三国时期两个很大的练兵场。这些在史书上均有据可查,自卧牛山发掘出来的古碑亦有记载。既然如此,那么谁又能保证关羽没在这座石头城里和入侵之敌打过一仗呢?听当地的村民说,往年他们上山,偶尔还在城墙的石头缝里捡到些锈朽的铁箭簇,只是时间太久,一磨就粉碎了。——箭簇,那可是攻城的重要武器啊,试想面对山寨外的虎狼之师的疯狂冲杀,头顶上是一阵阵乌云般飞来的利箭,再勇猛的将士,也难免会有几分的胆寒吧。
    幸亏有如此固若金汤的防御工事,再疯狂、再凶悍的敌人,怕也只能是望“城”兴叹。
    不过这些,早已成为千年时光里的一抹烟云了。曾经的激烈与壮丽,也都被如刀的岁月斩平削尽,现在只剩下些可供猜想的零星的屋石架构和地基废墟了。事实上这座石头城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废弃了,在城池圮坏的岁月里,草长莺飞,苔藓遍地,难免就会有人赶着牛羊上来吃草,或背着砍刀上来砍柴。直到有一天,当地一位叫邓九公的乡绅,或是有些文化情怀在,觉得那么大的一处城郭若任其荒毁未免太可惜,遂出巨资购买并部分修复,后来干脆把家也搬了上去,鲸鱼山原本就是一块三面环水的风水宝地,几多代繁衍下来,已然就成了当地的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族。后来周围的老百姓们就不再称其为石头城了,也不叫春秋寨,改叫邓家寨。人是房屋的撑子,有人住着房子就不会倒。现在想来,还真得感谢邓九公,感谢邓家,若不是他们在明清两朝不断的修修补补(当然,主要还是当时地方政府做过几次较大的全方位的复建和修缮),要不然,恐怕早就湮灭得连石头城的一丝遗痕也找不见了。但还是有遗憾,随着时代的变迁,邓氏家族的人都逐步下山分散各地了,有一支倒一直坚持住在鲸鱼山下,当家人叫邓明政,是邓九公20多代的后人。2006年秋我去东巩镇采访,由镇宣传委员叶经房先生带我上春秋寨探险(那时候春秋寨还藏之深山未人识,一切处在原始状态,连上山的路还得要拿镰刀砍出来,真是探险),我们在春秋寨西坡下见到了邓老先生,矮矮的三间黑瓦屋趴在山脚,他正在门前的麦地里锄草呢,我们就春秋寨的历史与他们家族的关系有过几句简短地交谈。那时候邓老先生已70多岁了,身体还硬朗,记忆清晰,可惜他似乎不那么愿意多说。2009年我又一次到春秋寨,邓老先生一家仍住在那儿。但到了2010年底,由于一家国内著名的景区索道公司看中了春秋寨潜在的旅游前景,前来合作搞景区开发,也终究是搬离了。
    ——其实,邓氏家族的人要是没有下山、或就住在山坡下没搬走该有多好,因为他们的家族史已然是春秋寨历史的一部分了,他们在那里世代延续,子孙根脉也就是这座石头城的活着的根脉,并且一直能感受着、沾染着它古老的气息,和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起去凝结岁月的光影,那样的话就一定会留下更多的、弥足珍贵的文化记忆的,而这些记忆,不仅是石头城的,也是我们的。
邮编441528,传真0710-5523308 电子邮箱:donggong0101@126.com 鄂ICP备16006889号-1
版权所有: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东巩镇人民政府
电话0710-5523829 地址:南漳县东巩镇星月路132号 浏览量:

扫描二维码添加我们

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