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从未见过这样的云海
更新时间:2016.11.04 浏览次数:

    南漳的古山寨,我去过多次,但是一直没有看到过山寨云海。看云海必须在山脚下住宿,半夜爬上山去,等待日出;还得时机凑巧,在雨后的次日清晨;即使是雨后清晨,也不一定就能看得到云海,还得有合适的温度、湿度。这些条件能不能同时具备,那就要看机缘了。

    这机缘居然让我碰上了。秋末的一天,一行舞文弄墨的文友来到南漳东巩,本来是走访麻城河古村落的。来到东巩的当日,却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晚上雨停了,身边开始有云雾缭绕,薄薄的,像轻纱。南漳“摄友”雷声国似有掩盖不住的兴奋:“有戏!这附近有座阎家寨,明天早晨可能有云。平时拍寨子,出来的片子都差不多。有云时拍寨子,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明早上寨子上去,古村落改日再看。”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我和另一“摄友”孙德声立即响应。当晚早早地歇息,次日晨四点多钟,我们就爬了起来,背上相机和三脚架,向古山寨进发。


作者在拍云海 雷声国摄


山寨之门 凡夫摄


阎家寨 凡夫摄


阎家寨云海 雷声国摄
    凌晨的天空一片墨黑,周遭雾霭如幕,我们靠声国头上的一盏夜行灯,走成一线,摸索着往山顶攀爬。南漳的古山寨有一个共同特点,寨址都选择在当地比较峻峭的山峰上,春秋寨如此,卧牛寨如此,阎家寨也是如此。上山的路陡峭狭窄,蜿蜒曲折,怪石嶙峋,荆棘牵衣,我们高一脚低一脚地攀缘着,时刻得提防路边的悬崖。声国和德声年轻体壮,一心想赶在日出前爬上山顶,步履铿锵,我气喘吁吁地走在中间,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这么黑的天,这么复杂的路,亏得声国好记性,否则非迷路不可。听说山下还来了四十多位襄阳“摄友”,他们虽然也预测今日有云,但只敢在天亮后出发。我禁不住问声国,这路曲里拐弯,你咋记得?他笑笑说:“不知爬过多少趟了!”是的,早听人说,南漳“摄友”拍古山寨都舍得玩命,声国更是拼命三郎。

    南漳的一千多座山寨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三百多座,他爬了一遍又一遍,有的甚至爬了几十遍,旮旮旯旯都烂熟于胸。还有人说,声国就是南漳古山寨的活地图。此话着实不假。声国拍古山寨,专挑特殊的天气、特殊的时间,如大雪初霁,雨后放晴,日出有云,傍晚飞霞……所以从他手中出来的片子,也便不同一般,都有特殊之美,非常之韵。我们这次有幸跟他上山,算是跟对了。

    钻进山时,身边全是浓得化不开的迷雾。我有些担心:“这么大的雾,怕看不见寨子吧!”声国胸有成竹:“这雾,到山腰就变成云了。我们要穿过云层,寨子在云上头。”待我们终于爬上山顶的时候,满眼生辉,一片无比壮观的云海果然出现在眼前。

    为了能够看到云海,我曾一上泰山,两上华山,三上黄山,四上庐山,甚至还在黄山和庐山各住了一宿,但是都无缘分,没能如愿。没想到这次居然在家门口,在襄阳,在南漳,在东巩的一个古山寨上看到了。那茫茫白云,可真是海啊,望不到边,看不到头,如惊涛,如波浪,如汪洋,如雪原,把大地上的一切全淹没了,只留下一个个山头,摇摇晃晃地在云海中飘浮。那云的浪,海的波,在山腰间轻轻拍击,一会升,一会降,一会儿向上漫卷,一会向下飞流,舒舒卷卷,似有涛声可闻。然而,这涛却是无声的,周遭万籁俱寂,完全是一个无声的世界。李白曾有诗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看来,天上应该是安静的,是没有一点声音的。此时的我们,应该就是那天上之人了。几个“天上人”站在云端,置身幻境,神乎?仙乎?真连自己也不知道了。

    云海中的山峦,初时还是一片黛色,待第一缕阳光洒下来,那山,那云,那海,便都染上一抹淡红,似乎晶莹透亮了。阎家寨和对面的张家寨浮在云海中,犹如仙山琼阁,忽有鸟声啁啾,仿佛天外之音。

    此时,山下有了人声,估计是那四十多位“摄友”上山了。声国说:“朋友来了,肯定又要怪我吃独食。干脆,我们转移到张家寨去,张家寨的红叶正艳。”
    德声“直播”的微信也有了回复:震撼!何必东奔西走,云海襄阳就有!

邮编441528,传真0710-5523308 电子邮箱:donggong0101@126.com 鄂ICP备16006889号-1
版权所有: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东巩镇人民政府
电话0710-5523829 地址:南漳县东巩镇星月路132号 浏览量:

扫描二维码添加我们

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