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于上青天的杜家老寨
更新时间:2016.04.20 浏览次数:

     满山红叶在召唤着摄影爱好者们。十月二十四日清晨,雷主席、李建林、王焕和我一行四人从东巩镇出发,与杜家坪村吴书记联系,驱车赶到了杜家坪村。在叶经华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向杜家老寨进发。
    叶经华是六十五岁的人了,身体非常硬朗。他花白的短发,国字脸,眼角多皱纹,眼不大,薄唇,清瘦的一米六五左右的身材,灰黑西服旧上衣,下身是灰绿的裤子,一双解放鞋,手拿一把结实的镰刀,让人一看就是地道的山里人,人很朴实,也不多话。他原是杜家老寨上面的人,上世纪六二年搬下山的。
    7点50分,叶经华凭着自己的记忆领着我们上山,穿过一片空地,翻过荒芜的田梗,他在前面砍开刺丛带我们进入丛林。一看旧时的路都被灌木野草覆盖,人只能弯腰前进,我心里猜想着前路可能更艰难,自己给自己打气。如此穿进了几百米,我们走上了正路,感觉轻松了一些。山路上走过的人很少,依然难行,树枝、刺条刮绊着我们。近四五十度的山坡,我们一口气上了近五十分钟。王焕已感到体力不支了,我们放慢了速度。路上王焕开着叶师傅的玩笑,问:“叶师傅,你有几个小孩?”、“儿子在哪儿打工?”、“儿子娶媳妇没有?”、“娶媳是哪里的人?”、“媳妇的堰塘有多大?”。问到媳妇的堰塘有多大时,叶师傅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听到了领会是在作弄他而不语。
    爬山是辛苦的,很快大家身上都出了汗湿透了,雷主席把衣服脱了两件藏在路面的干柴堆下面。快乐的王焕烟瘾不小,不时嘴上含上一只烟。我两手没空着,小提包和相机的三角架一手一个,虽不重,上山时间久了,双手仍能体会到它们的分量。最让我担心的是脚上的鞋子,昨天上山已发现运动鞋的鞋帮与鞋面粘结处脱落了一些,昨晚专门买了502胶粘好,上山前发现还能对付一下,可上到半路粘的老地方都脱开了,担心鞋子散了架影响上山,还要闹笑话(在南漳摄影界掉鞋底的事是有典故的)。王焕的皮鞋已在昨天爬山时掉了底子,今早在东巩镇上赶紧买了双解放鞋。
    我们翻过了三道山梁,在第四道山梁上路分了岔,向西的是到山下肖堰方向,有个养羊场,面北的路是我们要走的。分了路,路就变的难走多了,我们也能遥看到杜家老寨的轮廓。
    越近杜家老寨的太和山山顶,路就越变得越荒野。叶师傅操镰刀开路,我们一步一停地跟在后面,但可以看到山坡路边有原来居民开垦的地块,以及我们脚下用石块砌成的路,那规模之大,令我们感叹前人的伟大和执着。
    同行的李经理是大高个,这时走到我们前面,不一会出现蜘蛛网把脸罩住,他拿枯树枝拔开蜘蛛网,顺手将树枝丢掉,不想走了一段路又出现了蜘蛛网,只好弯腰再找树枝。雷主席笑他:“有高个子在我们前面走,我们就不怕被蜘蛛网网着了。应了俗话:天塌了由高个子顶着。”
    时间已十点多了。脚下东面是万丈悬崖,西边是近顶山的山坡。大家小心谨慎地一步一趋跟着叶师傅走在靠近杜家老寨西南连着的山梁上,从这个山梁上看杜家老寨外形的角度最好。山寨建在太和山的山顶,大家在这里留了影,然后摄影家们在这里变换着角度拍照山寨。
    杜家老寨四周用石头磊成的寨墙,远看山寨整体建筑因地势呈元宝形,寨内杂树高过寨墙,寨墙外也被树遮挡了不少,山寨的寨门在西南角,正好迎着我们,我们从山的石梁上攀爬而上。进了寨门,靠近寨门左手(西边)是颓废了的关帝庙,庙没了屋顶,右手是荒废的二十几间石屋。
    进入关帝庙,西墙中央还有人在这里建了个小神龛,上盖黑布瓦,用一石头上裹红布代替关帝塑像,龛前还有两个窑碗、两个石香笼,这说明现在还有人不畏艰险前来祭祀。叶师傅说他当年结婚时曾来此祭拜过关帝,并说在光绪年间重修关庙的碑刻上还有他曾祖捐资的名字,并指给我看。他接着给我讲述当年这个山寨的情况,山寨在文化大革命以前还是完整的,庙里有关帝的塑像,逢节还有人来拜,上面的寨房可以住人。是文化大革命时(当时他还是个学生)人们破四旧将神像砸毁了,后来公社里建办公室把寨上的黑布瓦拆干净了,从那以后再人管理,山寨就破败了,至今日我们只看到残垣断壁,引为憾事。
    我攀爬上庙墙,真个临绝顶之上,远望群山连绵,正欲发点感慨山风顺坡由下向上猛吹,让人不敢久站,把刚冒出来的兴头吹灭了。
    我在庙内拓了两块重修庙宇的石碑。风很大,拓了第一块还可以,第二快就不行了,风吹得宣纸贴不紧石碑面而无没拓印好,第三块碑我们想了用树枝固定纸的四周,但效果不理想,拓印得也很免强。还有两块碑没能拓,其中一块在庙门外右侧,是重要的一块,记载了建庙的原因,很可惜。我简单地看了看山寨,山寨内的建筑结构跟其它山寨基本相同,王焕笑着说:那时可能人们也兴人才交流、经验交流,这家建好了,那家来参观考察,互相取长补短,结果屋子建筑样式相近。
    近中午一点半,我们才吃中饭。我们带上来的每人一个包子一个馒头,两个鸡蛋。王焕说烟抽完了,要独自下山,顺便找掉在路上的那盒烟。
    我们出了寨,下了这个山顶,在西面的山梁上拍摄太阳西照时的山寨,可惜天公不作美,天上田格式的白云遮挡住了太阳,只有云移到缝隙处才能有几分钟的好光线可供拍照。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一边下山,李建林和雷主席一边寻找不同角度拍照杜家老寨。花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下到山下村路边,路边一户人家门前有棵大皂角树,我们把它当作下次来寻找上山的标记。我们的车停在路边姓陈的村民家院里,说了感谢主人的话,往回赶。

邮编441528,传真0710-5523308 电子邮箱:donggong0101@126.com 鄂ICP备16006889号-1
版权所有: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东巩镇人民政府
电话0710-5523829 地址:南漳县东巩镇星月路132号 浏览量:

扫描二维码添加我们

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