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巩民俗: 九佬十八匠
更新时间:2016.04.20 浏览次数:

    九佬、十八匠是旧时下层劳苦民众为生计所操持的一种薄利工作,世人常视之为“贱业”。然而其业虽“贱”,却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九佬”是九种行业,指的是:修脚佬、劁猪佬、补锅佬、洗磨佬、摆渡佬、杀猪佬、修鞋佬、赶山佬、挑柴佬。
    1、修脚佬:是九种行业的老大,因他们的服务是同客人一样坐着进行工作,又叫“平起平坐”。近似现在的洗脚房,他的洗脚水是用药泡制的,有舒筋活血的功能,只有有脚病的人才能洗浴,如:“脚气”、“脚垫”、“鸡眼”等脚病,通过洗浴后再用刀子把脚上成茧的部分修掉,便可以轻松地走路了,他们的祖师据说是“清风明月”。
     2、劁猪佬:指阉割驴、猪、马、牛、羊等动物的一种职业。他们把牲畜的睾丸或卵巢割掉,促使牲畜上膘育肥的一种方法,有的兼营割牛、马、驴、骡的蹄子。他们行走乡间时,嘴里吹着一个用牛角做成的特殊的号角,只要一吹响号角,人们有需要阉割猪、牛、羊等动物的,便跑出来呼叫劁猪佬。
    3、补锅佬:又称“炉匠” ,行话称“火挑”,属于四两(相当于今天的二两半)生铁以下的生意。营业范围:补锅、锔盆、锔碗、锔缸、镶梭(织布梭)、修锁等,如超出这个范围,别的行当碰到后可以摞其挑子(就是扣他的工具),这是行规。
    4、洗磨佬:俗称“打磨子”,又称石匠。但此石匠与其他石匠不同,这个职业范围很窄,只能洗磨、錾碾或打门枕窝(即放门臼的地方),其他不许干,门枕窝还是山上的石匠师兄给山下师弟留的一顿饭,逢下雨阴天,没有活干,赶上谁家修门,便被请去打两个门枕窝,但必须管顿饭。
    5、摆渡佬:指摆渡船的。那时的渡口,一般对附近下地干活过河的庄稼人均不要钱,但过往的商人必须交钱,因商人是为钱而渡,这也是一种职业。
    6、杀猪佬:以宰杀牲畜为业的“专业户”。一般宰杀户的肉都是生的,头蹄下水用佐料煮后卖熟的,当时街面上有肉铺肉市。在东巩以猪见多,所以以杀猪佬相称。猪、马、牛、羊、狗都可以宰杀。
   7、赶山佬:又称“猎户佬”。主要的猎物是兔子、獾、麂子、野猪、獐子等,猎取的工具有:枪、钗、套网、铁夹子、电猫子等。
   8、挑柴佬:以打柴为生的人。开始多是打些干柴到集上去卖,卖柴后换回自己需要的生活必需品。
   9、修鞋佬:他们的职业主要是打掌(即在鞋底的前后跟上用皮子钉上耐摩橡皮等)、缝补等。

    十八匠也是“贱”业的泛称,指的是:金、银、铜、铁、锡、石、木、窑、瓦、雕、漆、画、染、绳、皮、篾、酒、油匠。
    1、金匠:金子在旧时是很贵重的东西,用它制造的装饰品,下层百姓是无缘购置的。最早人们为了把散碎金子凑到一起便于保存,就让金匠铸成金元宝、金砖和条子,并铸有自己的名字,后来一些贵族把金子打制成镯子、耳环、坠子、金戒、钗环等首饰,以显示其尊贵。金有黄、白、紫之分,但有微量杂质,就是人们常说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金匠的工钱较高一些,所以他排为匠人之首。
    2、银匠:最初也是以铸造元宝、锞子为主,后来便打制首饰和小孩的“长命锁”、“银灯”、“酒壶'、“酒盅”等,这些东西都是来料加工,只挣工钱,并无其他。
    3、铜匠:他们多打制铜盆、铜锣、铜钹、铜壶等,还可打制一些首饰,在市上摆摊出首。
    4、锡匠:以打制灯、炉、壶、盅为主,也打制些首饰,买卖较小些、利润不大。除在集市摆摊外;还要走街串村做活,因利小人们对他们都认为孬,常说“裁缝偷,木匠骗,打壶偷锡看不见”,就是说的这种人,很大的一块锡一放到炉子里化成锡水状显的很少,所以就有了这种感觉。
    5、铁匠:又称红炉。他们职业范围较广,主要打制农具及其他工匠的工具,如犁铧、耙钉、抓钩、铁锨、锄、铲、镰、菜刀、剪刀、斧、凿、刨刀、瓦刀、锤等,并在物品上镌上自己的名字,字号或外号等,以区别其他铁货或防止假冒。
    铁匠不下乡在街上都有门市即红炉,并招众多的门徒,由于货物不断地积累又生出了铁货专卖一行,这些铁货不论进的哪家的货,都要有字号。以上产销四行实为一家,认太上老君为祖师爷,每到开业、年节或招徒传艺,师父都要带领徒弟、徒孙,沐手焚香,摆上供品,用“三拜九叩”的大礼祭拜祖师。
  6、木匠:分粗木和细木。粗木主要以打制车、手推车、门、梁、椽、棺材等粗活。细木匠又称软木匠,以打制各种家具、厅棱、屏风、顶子床等细活。有的木匠不但会打还会雕,这种雕花雕棱,又称木雕。还有的会写,将字雕出来后,涂上金粉黑底,既古朴典雅又庄重大方。粗、细木匠都有木匠铺,但大多数木匠只卖手艺。过去的木匠是个重体力活,首先把各种木料用大锯拉成板材,然后细加工成各种用具,你若想订做什么用具,要先交定金,正常是所定用具价钱的三分之一,如按你说的规格做好了,你又不要了,那么定金就作废了。这样的木匠铺东家都较有实力,所雇佣的木匠有的是师徒五六个人,多者七八人,质量也有保证,还有些木匠带着一两个徒弟和工具,就直接到雇主家干活,活完后就再换人家,待遇除了工钱还要每天管三顿饭,正常中午和晚饭要有酒。
他们供奉的祖师是鲁班,即春秋时期鲁国的公输班,当时鲁班在干活时一个人忙不过来,其母和妻子都来帮忙,后来为了纪念这两个人,便称木匠长条板凳一头的小木桩或小木板为.“班母”,称墨斗线上的小铁钩为“班妻”。
    7、瓦匠:包括清水瓦匠和混水瓦匠两种,又称清水班和混水班。这两种班子都是一个集体,瓦匠与其他工匠不同,可一个人独立工作,在这个集体里面有师徒、父子、兄弟和大工与小工之分,其待遇也不一样,“领班”又称“领线”,由他负责施工规划,签约和技术监督,“大工”师傅负责技术施工。这样的班子多数是技术好,实力强。人多的清水班,所承建的房子多数是楼、厅、殿、庙等大型建筑,其结构以石、砖、瓦、石灰为主。混水班以土平房为主。
    8、石匠:他们供奉的祖师是连太祖,其身份不祥。石匠分山上石匠和山下石匠。山上石匠只管把石头打成各种石料,如墩子石、斗子石、桥墩石、桥板石、碑料石及各种工艺雕塑的石料。山下石匠再把这些初具形体的石料雕成石滚、石磨、碾等农具,以及牌坊、石牌楼、石人、石马、石羊、石猪、石猴、石狮等工艺品。尤其是石狮的雕刻特别讲究,分雄雌一对,雄狮头部略偏右,昂首睁目;颈部雕有项圈和一大四小的五个串铃,阔口大张,獠牙外露,口内长舌上有一石滚珠,整体是蹲坐状,右爪下踩一雕绣球,石座下左右两侧刻有麒麟,正面刻一盘龙。雌狮头部略偏左,其他部位与雄狮无大的差别,左爪下踩一雕幼狮,石座下左右两侧刻有孔雀,正面刻一团凤。放眼看去真是威风凛凛,惊人惊叹。旧时的乡绅或富贵人家、官府衙门的大门口,都有一对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石狮,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石匠对碑文篆刻更是精细之作。先用一张与碑身大小相等的纸写好碑文,后将这张写有碑文的纸贴在碑身上,再精刻而成。除碑、石牌坊、脾楼订做外,其他随作随卖。
    9、窑匠:指专门烧制砖、瓦、瓷、陶的工匠师傅。窑一般是地主或绅士的作坊,窑匠只管工艺和烧制火候,吃工钱。烧制的砖瓦都是青砖青瓦,从拆除的古建筑,可以看出由于年代的不同。砖的大小也不一,根据建筑物用途的不同,砖有二十斤重的,十几斤的,也有七、八斤的。瓦的大小也是参差不齐,过去砖瓦不同窑,砖有砖窑、瓦有瓦窑,还有烧大小扒砖的窑,大扒砖最大的有十五六斤重,用水磨光后作地板用,小扒砖是用在房椽上的。陶窑又称“盆罐窑”,以烧制土盆、泥罐和小口大肚的圆瓮为主,这些制品的颜色有青的,也有蓝的,瓦窑制品有瓦、瓦档、脊头(吻、兽头)、脊兽(如鱼、鸡、海、马、鸽、龙等)。这些东西和陶制品一样要求泥的酸碱度适中,否则会干裂和火炸。
    10、漆匠:指制造和使用国漆、清漆、桐油的工匠。
   11、绳匠:是用麻给人加工各种粗细不同的绳子为主的打绳匠。
    12、蔑匠:指的是编织工匠,在当地可分两类,一是苇编,二是条编。苇编是用苇子或秫秸破篾编织的席、篓、房扒等,常说“编席打篓一养九口”,指的就是这种行业。条编,指用杞条或柳条编织的提蓝、簸箕等生活或生产用品。一般是先进料,加工后到市上去卖,本钱不大,利润不小,但都是工夫钱。
    13、染匠:指在染房负责染布技术的师傅,除工钱以外,东家还要管饭,再无其他待遇。人们为了做衣服,就用自己织的土布送到染房,染成黑色或兰色。除客户自己送上门的外,染房还雇些伙计下乡招揽生意,他们有的推车(红车)、有的挑担,高声吆喝“染青兰布了”,先将白布收上来,将一个刻有标记的竹片分成两半,一半交给染布的人,一半拴在要染的布上,以免混淆。你一旦把白布交给了这些伙计,如想不染了那是不行的,这叫行规,“染房不许倒白布”说的就是这个规矩。
    14、画匠:指以画为业的匠人,不同于中九流中的丹青,他们只是画,正常是父子相袭或师徒相传,其职业范围:一是画庙和梁、栋、屏风;二是画画,其内容多为封建宗法伦理的东西,如“二十四孝”、“八仙过海”、“判官拿鬼”、“张天师降妖”、上山虎、下山虎,以及驱妖避邪、才子佳人、花鸟鱼虫等。随着彩印技术的出现,他们的路子越走越窄。
    15、酒匠:是烧锅(酒厂)里面的技术总监,他的身价较高,其工钱相当于三个伙计的工价。
    16、雕匠:有木雕和石雕之分,这里说的雕匠其实是细木和山下石匠的再分支,他们别的粗活不干,是专以雕为业的木匠或石匠,他们工钱一般较高。
    17、油匠:指油坊负责榨油技术的老师,东家对他们也非常礼遇,他们的生活比其他伙计要好的多,工钱也要高出其他伙计一倍以上。
    18、皮匠:他们都在皮铺干活,只拿身价钱,除工具外,一切都是东家的。皮铺投资较大,一两个人是办不起的,皮匠空有技术也只能沦为皮铺的工匠。
    “九佬十八匠”,虽说都是下九流的人物,但他们凭着自己的专业技术,通过自己的劳动来维持生计,比长工、佣人、杂役等无一技之长者,各方面都要好些,在同流中都尊称他们为师傅。

邮编441528,传真0710-5523308 电子邮箱:donggong0101@126.com 鄂ICP备16006889号-1
版权所有: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东巩镇人民政府
电话0710-5523829 地址:南漳县东巩镇星月路132号 浏览量:

扫描二维码添加我们

移动端